自古奸臣招人骂,但北宋这位却奇特。当政的时候就被人骂,北宋亡国后,又被南宋扣上亡国罪人的大过。元朝修《宋史》更和秦桧享受同等待遇,入了《奸臣传》,甚至五四运动还被爱国学生拿来当例子,骂北洋政府,警告别学他。一千年来就是这么被骂来骂去,但唯独卖国这罪名是真冤枉他了。别看其权谋手段极多,坏事做尽,却实实在在是造就了富国强兵的辉煌大宋。纵使负家负儿负妻,但其一生从未负国。这位从未负国的奇特奸臣正是北宋铁腕政治强人章惇。

北宋铁血宰相,却因为蔡京被人一直骂到今天 蔡京 章惇 王安石 历史杂谈 第1张

章惇(1035年—1105年),字子厚,号大涤翁,汉族,浦城(今属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)人。北宋中期政治家、改革家,银青光禄大夫章俞之子。章惇出身世族,博学善文,相貌俊美,性格高傲自负。

其之交好友苏轼就曾赞叹“子厚奇伟绝世,自是一代异人,至于功名将相,乃其余事。”真乃可谓是奇男子,但就是这奇男子,骨子里却硬。早年和苏轼同游终南山,正遇到一绝壁。他轻松栓根绳子就上去了,而后在石壁上题字“章惇苏轼来游”,这可真是惊呆了苏轼。

熙宁二年(1069年),李承之向参知政事王安石推荐章惇,王安石大喜,恨得之晚。王安石开始变法后,让章惇进入集贤院。当时的大宋是表面繁荣都撑不住,宋神宗登基时,各地是混乱不堪,财政赤字是一千多万啊。宋神宗是个有志向敢做敢为的君王,曾经问王安石:“我想做像唐太宗这样的皇帝,怎么样啊?”,没想到王安石说:“要做就做尧舜这样的,做什么唐太宗!”,由此可见宋神宗志向的远大,而王安石的话则透露出他对宋神宗的期待,两人一拍即合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改革。有人给王安石推荐了章惇,刚开始王安石是看不上章惇的。俗话说闻名不如见面,这一见面王安石很欣赏章惇,被任命为三司条例官。

北宋铁血宰相,却因为蔡京被人一直骂到今天 蔡京 章惇 王安石 历史杂谈 第2张

《宋史》的说法是章惇很会拍马屁,把王安石拍舒服了,但细看却并不是这样。一个热血青年拜服在改革家的旗帜下。从此终生追随,身败名裂亦不悔!

宋神宗驾崩,九岁小皇帝宋哲宗即位,坚决反对变法的高宣太后垂帘听政,而反对派核心重臣司马光,也从洛阳高调回归。这两位核心人物一唱一和,清算变法的大幕就此拉开!

司马光的动作,正如他那绰号“司马牛”,真是又倔又硬,回京不到一年,十五年熙丰变法的国策,全数就给废掉。变法派的骨干成员,更是罢的罢走的走,章惇,也到了风口浪尖!

局面如此凶险,章惇毫不退缩,个人荣辱事小,变法大业事大,面对汹涌攻击,依旧是据理力争,还特意写长奏折,摆事实讲道理,在高宣太后面前,把旧党们驳的哑口无言。但这时的章惇,还是有礼有节,直到司马光提出一个惊悚建议时,他彻底失态了——割地!

司马光竟要把宋神宗收复的米脂六寨国土割给西夏!大宋军人浴血战果就这样轻松出卖?章惇怒了,他撕破脸皮,问候了司马光的人品,搁谁谁不怒?

可也正是这失态,叫哑口无言的旧党,再抓住了话柄:你这是什么态度?终于趁机群起攻之,扣了个“轻薄无行”的罪,黯然贬去汝州。

章惇的罢去,好比最后一道堤坝坍塌,再无法阻止旧党的清算大潮:远在江宁的王安石悲愤过世,而随着旧党领袖司马光的去世,对变法派的清算,却是骤然升级:连番兴起大狱,不断追加责罚,章惇也遭追罪,先后罢放到湖州苏州,受够了颠沛!

而对章惇来说,这段颠沛岁月,最痛的还不是自己遭多少罪,而是他们一代改革家,苦心打造的治国蓝图,眼睁睁看着,一点点被摧毁!

所有的新法,全数被废除,边境的国土,哪怕改革派官员们用尽力气,还是在元祐五年割掉了四处,西线战火满天,国家财政更一直吃老本。史家一直赞美的“元祐更化”,其实就是内外交困,等到元祐八年(1093)高宣太后去世,交接到亲政宋哲宗手里的,就是个烂摊!

接过烂摊的宋哲宗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章惇,这个青年皇帝九岁丧父,但对父亲宋神宗的感情,却是刻骨铭心,当年章惇呕心沥血的形象,也被他立刻念起:次年四月,即绍圣元年(1094)四月,章惇高调回京,官居尚书左朴射兼门下侍郎,这是大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“独相”,也是重任在肩:绍圣!正是要继承宋神宗富国强兵的理想!

八年浮沉,章惇也已成竹在胸,颠沛之中,他亲证了民间寒苦,反思了变法中太多不足,这次正要大展拳脚,当然在这之前,他还要做另一件大事,正如回京路上他对人说的:司马光奸邪,所当急办?要继承变法大业,就要先彻底清算司马光!

说完后,真就这么做了,四月官复原职,五月就翻司马光割地老账,把司马光文彦博范纯仁一干旧党重臣全论罪,参与陷害蔡确的吕大防刘擎等大臣,也尽数被刷掉办罪,之后几年,司马光的谥号赠官全被剥夺,身后十分悲惨!

但如此悲惨,章惇还不满意,接下来又屡兴大案,亲手导演“同文馆狱”,利用文彦博儿子文及甫一封信,追查旧党企图废黜宋哲宗的传闻,又是一通大清扫。就连高宣太后,章惇本也打算不放过,抓住高宣太后生前的亲近太监一顿审,怂恿宋哲宗追废高宣太后,幸亏被向太后阻止,才没闹出孙子废奶奶的闹剧!

如果说当年旧党废新法,闹出的是风暴,章惇几年回敬的,却是惊涛骇浪,先后八百三十多家旧党被涉事清算,这段作为,也成了章惇被论为“奸臣”的最主要原因。

后来好多人说章惇,都对他这段“恶行”大书特书,另一个重要业绩,却是一笔带过:治国!

自从复职以后,比起司马光不问青红皂白的做法,章惇高下立判,过程循序渐进,且绝不是简单重来,青苗法的利息降低,市易法更有严格法规,元符元年(1098),章惇将“常平免役敕令”颁布全国,里面不但包括了新法核心内容,更包括了旧党好些有益国策,甚至他更亲口告诉宋哲宗,旧党的作为,也有好些于国有利处,宰相胸襟,闪耀史册。

章惇就任前,大宋内外交困,没过几年,就是府库钱粮充裕,眼看时机成熟,章惇果断和西夏摊牌,绍圣四年(1097)起祭出浅攻战术,特别是在章惇堂弟章楶主持下,宋军连续取得平夏城大捷和天都山大捷,击溃西夏五十万大军,将西夏都城门户天都山收入囊中,这是自西夏建国后,大宋最扬眉吐气的光辉一胜!

这次胜利,可不止出口气的事,西夏当时吓瘫了,夏崇宗吓得在深宫里哀叹,西夏使者连滚带爬跑来求和,赌咒发誓再不敢挑衅大宋,辽国过来劝个架,更叫章惇当面一顿骂!大宋的邻居们全惊了:大宋,什么时候这么牛气了!

一百多年来,送岁币换和平,前些年还忍气吞声的大宋,现在却是神挡杀神,逮住痛打,真个就这么牛了。而且哪怕这么牛,大宋朝堂高兴的打了鸡血,章惇却再度体现出政治家的担当:为国家财政计,接纳西夏求和,在天都山设立防区,完美掌握战事主动权。

但就在一切看上去无比辉煌时,元符三年(1100)正月,一直信用章惇的宋哲宗英年早逝了!

噩耗发生,谁来即位?向太后选定了宋哲宗的弟弟端王赵佶!一听此人,章惇立刻暴怒,一句“端王轻佻,不可君天下”。二十七年后,不幸应验!

但当时,没阻止赵佶登基的章惇,接下来就被宋徽宗赵佶清算,当年要废高宣太后的旧账也被翻出,从雷州贬到越州,崇宁四年(1105),这位一代政坛强人溘然长逝,享年七十岁。

这位造就北宋盛世的强人,去世四年后恢复名誉,但再以后北宋变了南宋,南宋高宗赵构,也追责了章惇罪状,连子孙也不许入仕,待到南宋灭亡,背了百多年奸臣锅的章惇,也就成了《宋史》里的奸臣。

在《宋史》当中,也曾经列举章惇的罪证,主要有这样几项,“尽复熙丰旧法,黜逐元祐朝臣;肆开边隙,诋诬宣仁后。”

第一个,是王安石在宋神宗年间推荐新法,而章惇是推行新法的干将。在王安石隐退之后,成为新党领袖。之后,宋神宗去世,宋哲宗即位。一开始是宋英宗高太后听政,用司马光等人,于是章惇等新党尽数被驱逐。等到后来宋哲宗亲政之后,起用新党,而章惇也得以拜相。章惇上台之后,尽数罢黜旧党人士。罢黜那些在世官员也罢了,章惇还要那些死了的旧党官员的封好,谥号一一夺回,激起许多老臣的不满。

第二项,章惇为相其间,对于辽国和西夏,都采取比较强硬的态度,加强边疆军备,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使得宋朝的国防势力大大增强。不过也因此增加了和辽国、西夏的矛盾。

而所谓污蔑高太后,则是在高太后去世之后,章惇曾经建议宋哲宗废除高太后的封号。不过最后宋哲宗还是没有采纳。

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章惇看错了蔡京。宋徽宗时代最有名的四大寇之首——蔡京,就是新党的领袖人物。蔡京正是凭借其新党立场,进入北宋官场,然后推行改革,登上权力的顶峰。蔡京把持国政数十年,正是宋徽宗时代。蔡京渐渐的蜕变成了一个对上阿谀奉承,对下结党营私的奸臣,使得北宋官场更加混乱,社会更加动荡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南宋的正统观点,就认为新党是祸害北宋,导致中原沦丧的主要凶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