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哈山位于哈尔滨市北67公里,兰西县城东3.5公里,北起三北渔村,南至南山头,全长15华里,总面积550公顷。就是这样一个在全国并不出名的小山岗,埋藏了大金国金兀术的儿子。在拉哈山有一高高隆起的土丘,围长约130米,相对高度约4米多。背后桃红柳绿,鸟语花香。脚下呼兰河流水碧波荡漾,河东岸辽阔无垠的河套平原碧野一望无际。这就是民间一直传说的著名古墓——大金王子坟。

拉哈山背后的大金王子陵 女真 金朝 金兀术 历史人物 第1张

兰西县呼兰河畔原来是金代的活动区域,不但驻扎着众多金代女真人,而且有许多金兵来往和驻守,很多的将士从这里修整开往前线,这里即是金兀术大帅的大本营,也是金兵与宋兵交战的后防基地。人们认定了这个坟墓就是王子的陵墓,可是,这座远近闻名的“王子坟”,究竟埋葬的是哪朝哪代的王子?向无专家评说考证。透过历史时空,检索有关文献,今天可以有理由确认,兰西县呼兰河畔拉哈岗东坡“王子坟”里,埋葬的就是金兀术长子韩王子孛迭。经中国辽金及契丹女真史学者研究再次证实,此处墓主为大金国都元帅金兀术长子孛迭。

静静的泾河,舒缓而安静地淌过甘肃省泾川县王村镇,这里是个与金代密切相关的非凡之地。在泾河北岸、状如九朵梅花的九顶梅花山山麓,聚居着5000多名女真族完颜部后裔。这些世代以完颜为姓的后代,恪守着祖辈流下的传统,倔强而顽强地生存下来。现在,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完颜氏聚居区。走进完颜村,就如同走进一部女真族的鲜活的历史画廊。

王村镇有个完颜村。这个管辖着完颜东沟、完颜西沟的村庄,聚居着清一色的完颜人家。这些世代相传900年的守陵人,如今已经成为了最后的完颜部落。完颜村在泾河的北岸,村子紧邻当地著名的九顶梅花山下。村里的老人介绍,完颜村人皆为金兀术长子完颜亨的后代。据史载,完颜亨自幼随父征战,才勇过人,屡建战功,一代英杰。金熙宗时,封芮王,后来被金兀术长兄之子完颜亮杀害。

1161年,为了防止完颜亮赶尽杀绝,完颜亨的家属到兰西县南山埋葬完颜亨的坟墓祭奠完毕之后,便悄悄迁徙到当时多为当年旧部留守的今泾川。并且在泾川,建造了一座完颜亨的坟墓,被称为芮王坟,还留下了很多和完颜亨有关的地名,如芮王嘴、芮王坪等。由于完颜亨后来被追封为韩王,因此,当地人也把芮王坟称为韩王墓。在完颜亨在南山埋葬到金亡的100余年里,这里的完颜后人从四处聚集于此,自然繁衍形成了完颜氏的聚居区。金亡后,他们成为地道的泾川土著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他们被整村地一次性地登记为汉族。改变世俗允许后代和岳姓通婚。


但是在兰西当地又有一种说法,辽天庆五年(公元1115年),金国的王子奉皇帝之命,带着一群侍从北上巡访各地,踏边抚民。当来到现今兰西县境内的卧牛之地——呼兰河畔拉哈山头东坡时,被这富饶美丽的山水和东北特有的清秀的景色迷住了。他吩咐手下人下马休息,坐下来久久四处观赏,如醉如痴。

然后王子继续北上,一路上所见,都远不如呼兰河畔的北国风景迷人。后来,王子由于常年奔波在外,积劳成疾,在今大兴安岭一带患上了重病,便匆匆奔上京会宁府(今阿城区)方向回返。王子弥留之际,对侍从说:“我死后,给我打一口上好的棺材,用铁链子锁好,运往卧牛山岗(今兰西城东拉哈山),铁锁断处,就是我的长眠之地。”王子说完就咽气了。

遵照王子嘱托,侍从们找来铁锁链,上了锁,抬着棺材匆匆向南进发了。这一天,来到王子曾经下马休息的河口南山头东坡。说也奇怪,捆绑王子棺材的铁锁链“哗啦”一声炸响,齐刷刷地断了!侍从们按照王子的事先安排,就地打造坟墓,就将王子及铁锁链,还有王子用的大铁锤等,都葬于此地。人们都说王子钟爱这里的山水,长伴于此,精心看护金牛星,确保这卧牛之地一方水土人寿年丰,吉祥繁荣。

具体是那种说法,现在的历史还无从考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