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逛知乎,看到一个“儒家为什么能在中国立于主流两千多年?”的问题,之后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.

儒家为什么在中国长盛不衰?墨道法为什么不能成为主流? 历史杂谈 第1张

个人觉得,儒家之所以能够长盛不衰,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儒家的政治路线。儒墨道法四家,儒家是相对温和的改革派、保守派。儒家希望在现有体制内、秩序下进行改革,解决问题,同时反对暴力革命。

回顾历史,剧烈变革的时间都属于少数,大部分的中国历史都是统一的,保守的渐进式改革。正因儒家思想迎合了这种渐进改革需要,所以儒家在统一的,稳定的朝代都会得到重用,因此得以长盛不衰。

再看看墨、道、法三家。

墨家是无政府、有组织的类宗教团体。因为其这种游离在国家政权之外的性质,导致统一王朝根本容不下它。又因为墨家组织内部的专制集权统治,导致非战争时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加入它,墨家只能存在于战乱且分裂的大变革时期

道家不但无政府,连基本的组织也不想要了,想退回到小国寡民的原始社会。在大逃亡的时候,这种想法可能还有一点市场,一旦社会稳定了,人们有了盼头,没人想真的当原始人

法家是在社会大变革时期产生的,法家为了实现变革,实行了很多极端措施。而当变革完成之后,这些措施就显得非常的不合事宜,让法家留下了很多不好的名声。因为革命已经完成,新的阶级已经确立,人民已经不需要再革命了。

这时改革派、保守派的儒家登场了。

儒家在继承秦制的基础上,去掉了法家的革命性,坚持自己的保守路线,成为中国历史的最终赢家。

为什么会如此呢?因为法家的本质是革命,是天翻地覆的大变革,而不是其所建立的秦制。儒家的本质是改革,是逐步进行的小改革,而不是其所维护的周制。

道家和墨家是社会的边缘人,从未占据主流,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社会的极端化产物,其生存空间只能比革命的法家还要短。

维护封建周制起家的儒家,最终成了集权秦制的最大赢家,而不是创立秦制的法家。原因就是他们的本质精神不是具体的制度,而是保守与激进,革命与改革的社会需要。谁迎合了这种需要,谁就成功了。

需要注意的是儒家是支持汤武革命的,但儒家支持的那个革命是被美化的,是非暴力的、不流血的,是顺应人心、众望所归而理所当然就轻易实现的。

儒家不愿意做恶人,不愿意手上沾血,只想你好我好大家好。这种愿望当然美好,但事实很残酷。当矛盾积累而又无法解决的时候,儒家就没有办法了,最多只能一死了之。

温和的改革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,而剧烈革命本身又不可避免的存在流血牺牲,或伤害无辜。儒家不接受这种不完美存在,最终一事无成、无可奈何,只能把解决问题的任务交给革命者。

很多反儒的人并不是反对儒家本身,也不是说儒家就是邪恶的罪无可赦。而是儒家已经不适应时代了,在大革命时代儒家就是空有美好愿望的无用者。

儒家为什么在中国长盛不衰?墨道法为什么不能成为主流? 历史杂谈 第2张

但一旦革命完成,儒家的保守思想就会占到上风,没人喜欢天天翻桌子玩。社会毕竟要在稳定的环境中才能有所发展。

回顾中国近几十年的历史,可以说改革派就是天然的儒家,改革也天生就是保守的。所以儒家应该还会重新登上历史舞台,前提是儒家接受这次大革命的洗礼,成为新时代的改革派。

所以还是儒家更能适应变革,而墨道法渐渐变成辅佐儒家的存在。虽然墨道法没有成为主流,但是也是中国文化不可缺失的。